2010-01-25(Mon)

[搬旧文]请等我说"我回来了"第五/六章

=第五章=

如果现在有人走在彭哥列总部的走廊上 一定可以看到一个苍白的身影在缓慢的漂浮着 银色的头发配上洁白的皮肤 明明是副好皮囊 但是配上呆滞发直的眼神 和如烟熏妆般浓厚的黑眼圈 无力带着一丝虚浮的背影甚至出现了模糊的透明感…… 怎么看都像是在阳光下 将要消失的幽灵……随便说一句 幽灵嘴里还在碎碎念着:”十代目啊……十代目………” 呃…其实已经进化到怨灵的状态了吧…
到底是什么事把我们有着”彭哥列十代目左右手”美誉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 折磨到这个怨灵状态呢?
时间跳回 十多分钟前…

“啪”里包恩把厚厚的一叠什么东西扔到狱寺面前
“这个是华沙家当家—迪斯尔的资料”里包恩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狱寺捡起那份资料 随意的翻动着 资料上附着一张照片 上面印着一张还算英俊的脸 后面的资料上写着:迪斯尔.F.华沙
里包恩没理狱寺 自顾自说着
“华沙家也算在意大利黑手党中排名前五的家族 其实规模不大 构不成威胁 但是…最近有消息传出要和爱沙特那家族联姻的消息……所以”
“所以?”
“如果两家联姻就麻烦了 所以…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 跟爱沙特那家族联姻吧~”
“哈啊?!!!!!!!!!!!!!!!!!!!!!!”彭哥列的本宅里响起了岚之守护者惊天动地的叫喊声

R大魔王果然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失忆归失忆 身为十代目的工作还是要好好完成的 本着这个原则 纲吉开始试着完成彭哥列里面的工作 虽说是工作 失忆的纲能做的事也只有坐在办公室里 然后在狱寺已经完全整理好的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已

现在 狱寺正惴惴不安的在他最爱的十代目办公室门前转来转去 做着无比激烈的思想斗争:自己到底要怎么更纲吉说呢 如果告诉他自己要离开好几天 想必他一定会很寂寞 一定会露出被遗忘的小狗一般无助的眼神 但是如果不告诉他 自己突然消失了几天 他绝对会担心的 而且自己不在他身边 其他的守护着能保护好他吗? 会受伤吗?一连串的问题让他本来就皱起的眉头扭成个疙瘩 但是里包恩交代的任务是不能不完成的…狱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紧握拳头 做视死如归的状态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十…十代目……”狱寺不敢往办公桌的方向看 双眼紧紧盯着地毯
“…………”
“十代目?”
彭哥列的十代目 正疲惫的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大概是太累了吧 纲吉没有察觉狱寺的到来 继续自己美好的午觉 狱寺也没放弃这个观察十代目美好睡容的大好机会 把手上的资料放在桌子上 俯下身去 静静注视着自己的爱人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温柔的抚摸着纲吉的脸 浅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点点琥珀色的微光 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画上淡淡的阴影 樱色的嘴唇呼出浅浅的气息 似乎连窗外的风也为他而变得轻柔 狱寺轻轻抚摸他的脸庞 肌肤光滑而细腻 大概是感受到手掌传递过来的温暖吧 纲吉晃动着自己小小的脑袋 撒娇般慢慢蹭着狱寺的手掌
“隼人…………”轻轻的呢喃着
“!!!!!!!!!!!!!!!!...十代目?”听到爱人用失忆之前的称呼呼唤自己的名字 狱寺用疑惑的声音询问着
“嗯……狱寺君?”听到别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纲吉慢慢睁开眼睛
“还是没有记起来啊……”失望是难免的 狱寺一边责怪着自己贪心 一边调整心情 对纲吉露出温和的笑容
“打扰你休息 真是失礼 但是有些事一定要向你回报”
“嗯~没关系”看到狱寺的笑容 纲吉也报以一个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那个…...十代目”被灿烂的笑容刺激到的狱寺 心中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啊啊啊 我到底该怎么告诉十代目啊”狱寺平静的笑容后面是一副已经彻底抓狂的精神…
“嗯?”
“我…我有一个任务…...”岚之守护者的声音断断续续 语气支支吾吾
“嗯…...然后呢?”纲吉的声音还有些慵懒 回复也基本用单音节词语 大概还没有完全睡醒吧
“……要 要离开总部三天左右的时间!!!!!!”抱着早死早超生的想法 狱寺一口气把能想到的词组成句子 迅速的都说了出来
“嗯……三天…咦?! 要离开三天?!” 原本没反应的纲在听到 “离开”这个词的时候 惊讶的抬起头来 现在他的瞌睡彻底醒了
“是的 是里包恩先生亲自指定的任务 不去不行……”狱寺的声音中夹杂着苦涩
“这样啊……”纲低下头去 一副相当消沉的样子 就像是好久都看不到胡萝卜的小兔子 连耳朵都塌下去了
“那…那个…十代目……我会尽早回来的”看到纲吉失落的样子 狱寺实在不忍心 只好用这样的方式安慰纲吉
“嗯!!”纲吉打起精神 抬头看着狱寺 露出的大大的笑容 对他说”我等你回来~”

甜蜜的气氛在两个人的周围蔓延 似乎连空气也开始变成甜蜜蜜的粉红色
“嗯哼!!”门外响起了很煞风景的咳嗽声 原来是山本和云雀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 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了
“啊…啊…十代目 这个是要签字的文件”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狱寺胡乱的从桌子上抄起一摞资料 递到纲吉面前
“啊…啊…好 好的”同样慌乱的纲顺手接过根本不是文件的"文件"
就在纲接收狱寺手上的资料的时候 两人的手指不小心碰触了一下 刚接触时有一点点冰凉 随之而来的 又是缓缓而来的温暖 指尖传来的温度 让纲吉回想起前两天交换的晚安之吻 再加上刚才浓的化不开的气氛 彭哥列的十代目顿时如触电般跳起来 哗啦哗啦 文件撒了一地
”对…对不起!!!”纲惊慌的说 然后借弯下身去捡文件的姿势来隐藏自己已经红透的脸
“没......没有 是我的失误 对不起 十代目”同样脸红的狱寺低下头 让自己长长的刘海遮住自己慌乱的表情
“最近草食动物流行玩脸红红的游戏么…...”目睹整个过程的云雀抬头问身后的山本
“嘛~ 他们感情好是好事嘛~ 我看到云雀也会脸红红哦~”山本露出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手轻轻搭上云雀的肩膀 对方没有回答 但是依靠在肩膀上的脑袋往胸口的位置挪动了一点


==============================================

终...终于更新了 虽然是很没什么存在感 如同过章一般的东东...
本来打算写虐一点的 结果发现怎么都虐不起来......下章努力看看能不能虐起来吧...

关于山本和云雀大人的设定 两人本来就已经是恋人关系 10年过去 已经老夫老妻了 本来还想多写一点他们甜蜜的画面的 结果就是找不到地方下手 泪奔啊TAT

学校功课好多 好多东西都听不懂 作业其实不难 但是因为有好多单词不认识 仓鼠陷入无比痛苦状态

俺会继续缓慢更新的......


=第六章=

彭哥列本宅马上要举办庆祝十代目复活的酒宴 所有人都为了准备晚宴而忙得焦头烂额 除了一个人…彭哥列的十代目—泽田纲吉 狱寺已经离开三天了 没有狱寺帮忙的纲吉什么工作都不能完成 只好百无聊赖的在彭哥列大宅里闲游乱逛
“好…无聊啊~~~~~~”纲吉叹了口气 周围的人有因为手头上的事在自己身边匆匆走过 只有自己如同幽灵一般在宅子里漫无目的的飘….. 在游荡到里包恩办公室门前时 纲吉发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里包恩一定在办公室吧 他最近都很忙呢…去问问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好了…” 一面这样想着 纲吉抬手打算去推门 “…………”里面传出的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却让他的手停止了动作……

“…..狱寺……..……未婚妻…………….爱沙特那家族……………纳塔莉亚……….”
“咦….? 狱寺? 未婚妻?”纲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么? 声音隔着厚厚的门板 传到纲吉耳朵里面已是模糊的音节 但是“狱寺”和”未婚妻”这两个词 的的确确传入了他的耳朵……怎么会这样?! 难道狱寺君已经有未婚妻了吗? 是一个叫做纳塔莉亚的女子?! 纲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不安 猛的推开大门
“里包恩!!! 狱寺君他……”
“进别人的办公室要先敲门!!!”纲吉话还没说玩 脑门上就吃了里包恩一记橡胶弹
“呜….痛啊…..”纲吉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对 现在不是说痛的时候 “里包恩 狱寺君是不是……”
“狱寺的话已经回来了哦……”坐在里包恩对面沙发上的山本 笑嘻嘻的对纲说 “他现在应该在他的办公室 不去找他吗?”
“狱寺君…他回来了?”纲吉的声音高了八度
“嗯~ 今天早上就回来了 没去找你吗?”
“没…没有啊”刚刚还兴奋着的语调在山本的一句反问后渐渐低了下来…… 明明狱寺君早上就回来了 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
“他最近工作很忙哦 快点去找他吧 不然又不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了”山本好心的建议
“是! 那我先走了”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疑问 纲吉向狱寺的办公室跑去
看着小跑出去的纲吉 里包恩和山本交换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眼神
“不告诉他好么?”山本看着坐在桌子上的里包恩
“他现在什么都不懂 告诉他根本就是增加我们的负担”里包恩斜着眼睛 丢下这么一句话
“你明明刚才就发现他在门口了啊….”
“那是他没打招呼就擅自失忆 增加我工作量的报复!!”里包恩的声音中夹杂这相当大的怨气
“啊哈哈~~~~暴风雨又要来临了~~~~”山本用他那无神经的声音大刺刺的笑着
“没有暴风雨的历练 他是不会成长的”里包恩贼嘴角勾起一个恶魔的笑容

想要见他 自己有好多好多的疑问想要问他 纲吉在走廊上大步向前奔跑着
嘭!!!!推开门 就看到那熟悉的银色 幽绿的眼睛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能演奏优美乐曲的修长的手指正拿着一叠文件 在看到门口气喘吁吁的人之后 皱成‘川’字型的眉头舒展开来 紧绷着的脸转变为温柔的笑容
“狱寺君!!!你回来了!!”
“是的 十代目”
“没有受伤吧?”
“是……托您的福”
“太好了~ ”纲吉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呐~ 狱寺君 今晚一起吃晚饭吧”好几天没有见到狱寺的纲吉发出了邀请
“好…”本来是打算这样回答的狱寺 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刚刚才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明明已经站在十代目旁边的他 慢慢向后面腿了两步
“对不起 十代目 其实我还有别的工作 恕我不能与您一起用餐”狱寺紧紧握着拳头 毕恭毕敬的向纲吉鞠了个躬
“呃?”
还没等彭哥列的十代目反应过来 狱寺就离开了办公室
“狱寺君?”看着突然离去的狱寺 被留在办公室的纲吉心里那一点点不安开始慢慢扩散…



为了庆祝彭哥列十代目的复活 彭哥列本部的庆祝活动举办的相当隆重 不仅仅是同盟的家族 连没有结盟的其他家族 也纷纷派出代表来参加宴会 没人愿意放弃这个和彭哥列家结盟的大好机会
纲吉失忆的事情 当然是绝对机密 所以纲吉在宴会上只是按照里包恩的吩咐 在彭哥列守护者的陪同下 对来搭讪的其他家首领们做短暂寒暄 纲吉失忆之后 连明明以前已经运用自如的意大利语也忘得一干二净 虽然做了几天地狱般的特训 但是 面对大量的想来拉拢关系的首领们 每次短短的几句寒暄也足够让失忆的十代目精疲力竭了 但是身为主办方的首领 纲又不能离开会场 只好硬着头皮面对着各家首领们一波又一波的轰炸

“好……累啊……..”借口出去透风的纲吉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极限的累吗? 再忍耐一下吧”了平关切的问着 随手递来了一杯香槟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我去叫骸来换班”了平用缠着拳击绷带的手 揉了揉纲吉的头发
守护者们各自都有任务 所以几个人轮流在会场上陪着纲吉 一方面是为了给意大利语无能的他充当翻译 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没什么战斗能力的十代目 但是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 却一次都没有出现在纲吉身边
其实自从狱寺完成里包恩给的任务回彭哥列之后 纲吉就很少能见到他了 工作时间 休息时间 办公室 休息室 无论什么时候 在哪里 找不到狱寺的身影 好不容易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他的身影 却还不等纲吉开口 他迅速转移视线 向反方向走去 就算开口叫住他 跑到他身边 他也会以工作繁忙为借口 带着烦躁的表情 匆匆离开
“因为有恋人了 所以才躲着我吗……”明明不想承认的 但是狱寺露骨的表现都让纲吉了解 他根本不想呆在自己身边 一想到这里 心里就一阵阵刺痛 视线也渐渐模糊 纲吉拼命摇头 想把这让自己难过的想法赶出脑海 为了不让将要溢出眼眶的泪水滴落 纲吉抬头 望向会场的窗户 一丝淡淡的银色 印在明亮的玻璃上上
银色的头发整齐的梳在耳朵后面 因为背对这窗户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是那宽阔的背脊绝对的属于那个人的 狱寺君!!!一定是他!!! 身体似乎自己有了意识 无视纲吉的意志轻轻颤抖起来 想要推开窗户 想要奔向他 想要见到他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这样叫嚣着 但是下一秒 印在窗户上的画面就纲吉的全身都冻结了

那是一个小巧的身影 有着淡淡的棕色头发 珍珠般的肌肤包裹在黑色的华丽礼裙中 纤细的手臂轻轻挽着狱寺 小小的身躯和狱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更显得那女孩子娇小可人 她侧过身去 用珊瑚色的嘴唇在狱寺耳边开心的窃窃私语 然后似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听了那个女孩子的悄悄话之后 狱寺把头转向窗户 但是离得太远了 纲吉看不清狱寺的表情 在扫视了窗户一遍后 狱寺搭着那个女孩的肩膀 向不对客人开放的二楼走去
…………脑子里一片空白 纲吉根本不知道 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或者 自己应不应该露出表情
“那是爱沙特那家族的首领千金--纳塔莉亚小姐”后面传出了幽幽的声音 纲吉本能的转身 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旁边了 他带着别有用心的笑容继续说到 “是个很漂亮的小姐呢~ 言谈举止也恰到好处 是个不错的联姻对象…不过…”
“不要再说了!!!!!”纲吉粗鲁的打断了骸 “我不想听到这些…我….”
“嘭!!!”还没等纲吉把话说完 会场里就传出了剧烈的玻璃炸裂的声音 而传出声音的位置 正是没有对宾客开放的会场二楼!

“狱寺君!!!”纲吉想都没想就向楼梯的方向跑去 一个小小的身影却挡在自己面前
“里包恩?!”
“你要跑到哪里去啊?”里包恩的声音带着一丝冰冷
“当…当然是去二楼 狱寺君他…..”因为担心 纲吉的声音开始有点颤抖
“混蛋! 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领! 哪有首领放着大群宾客不管自己跑到其他地方的!!”
“但…但是…狱寺君他……”

爆炸声让原本热闹的会场变的安静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场开始骚乱
“真是对不起 因为我们的疏忽 二楼的配电箱发生了短路 发生了小小的爆炸 请各位放心 这只是一个小事故 请各位继续享受晚宴”山本的声音从二楼响起 语调平静而从容 脸上带着让人放心的笑容
听了山本解释的宾客们并没有怀疑什么 音乐响起 会场又热闹起来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山本穿过人群 走到纲吉一群人旁边
“到底发生什么事?”里包恩沉声问
“枪击啦 枪击… 玻璃被打碎了 所以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山本的声音有点为难
“枪击?什么枪击?谁被枪击?难道是狱寺君?”纲吉非常不安
“呃…没错 是狱寺”苦涩的声音
“狱寺君呢? 他受伤了么?”
“没有中弹…但是腹部有擦伤…”
“怎…怎么会…?
“还不是因为纳塔莉亚 爱沙特那家的那个……….”山本突然停住了自己的声音 看表情就知道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爱沙特那…..我…我要去看他”纲吉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迫切的想要见到狱寺 自己很担心他 自己有太多的疑问要问他 他向二楼跑去 但是还没等纲吉迈出脚步 一只手臂就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山本……?”
“你是彭哥列的十代目 你必须留在会场 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山本的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
“但…但是……”纲吉还不死心
“你只能留在这里 剩下的让守护者处理”里包恩不带一丝温度的说 “霏得来家族的首领要过来了 好好跟人家寒暄 骸,你帮着点蠢纲” 说完这句话 里包恩和山本就离开了
“是~这是我的荣幸~”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 骸笑眯眯的回答


惜望之光:
咦?太久没看我有点忘记前面的情节了=w=|||去补一下///

话说最近未婚妻这个话题是热门??

不过这样子主动的十代目好有爱~

樱彻:黑手党的故事好复杂
那声枪响其实是纳塔莉亚干的?
女人真的好可怕……今天和姐姐逛街,竟然被她的指甲划伤手……

TO:光大人
呜呜呜 太久没更新了 我面壁思过去OTL
的确是热门啊~ 不过纳塔莉亚不是狱寺的未婚妻来着~(俺小小的剧透了...)

TO:樱彻
就是因为黑手党这种复杂的背景 才能体现出狱寺和十代目深厚的感情啊~~~
嗯嗯 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特别是记仇的那种.....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欢迎来访~

自我介绍

茶茶团

Author:茶茶团
这里是仓鼠堆满木屑的窝
此博主营:动漫/同人/BJD/cosplay
还有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碎碎念
对以上有排斥的同志们
请绕道 谢谢~
和谐社会请文明发言
看到不和谐的东西我就自己动手删了哈~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OGO 请自取
茶茶团
类别
月份存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八音盒
灌水有理
欢迎捏爪~投食~
Link
群魔乱舞

Foschia e cielo

落地窗....

布鲁姆斯伯里集团

七樓永無島

永凍僵土

小小浴缸的世界

拼死支援5927!



BLOG@JellyFiSyu

霜香浞魂

永恒的十年

碧海蓝天处,5927永远

zephyryoyoの落叶和风林
搜索栏